父亲

父亲活得硬朗

父亲今年56岁了。因为家贫的原因,父亲14岁时,就参军入伍了。听姑姑说,当时,我的二伯也报了名,但因为身体检查不合格,两次都被拒绝。 在二伯第二次报名时,奶奶带着父亲一起去,也给父亲报了名,最后经过身体检查等各个项目,年仅14岁的父亲就

害怕女儿失去他

多年前的父亲,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大口抽烟。突然有一天,我们发现父亲戒了烟,眼都不眨地把冰箱里的两条烟送人,而且对母亲说:以后,一天就吃一顿肉,要瘦的,多做青菜一天两顿的白酒,也改成一天一小杯红酒,还跟我和妹妹说,让我们定期供应

读懂父亲寂寞

母亲去世时,我念初二。为了弥补我缺失的母爱,父亲对我有些溺爱。 他是单位的中层干部,却推掉了所有应酬,尽力在家里陪我。 一年后,我考上离家很远的重点中学,寄宿在学校,周末才能回家一次。父亲每天给我打电话,只是在嘘寒问暖之余,渐渐有

老爸如今抱怨多

我一直以为父亲是一个没有情爱的男人,至少他没有在我和哥哥面前,表现过对母亲的亲密,甚至连关爱都很少。他总是粗声大嗓,口气里往往带着不容置疑的命令和强硬。我很奇怪,母亲怎么会看上父亲。他们两个人从小就在一个镇上,彼此看着对方长大,

父亲的三双鞋

父亲很少穿鞋,几乎就打了一辈子的赤脚。 我老家的山民们几乎都不穿鞋,一方面是大家都很穷,穿不起鞋。但主要原因还是山高路险,有鞋也穿不成。那山陡得猴子过山淌眼泪,岩羊下山滚皮坡,一条山草绳一样细细的小路,弯弯曲曲的挂在壁陡的山腰上,

陪父亲喝一杯

父亲的酒量很大,但我与弟弟却几乎滴酒不沾。父亲非常失望也非常遗憾,因为,平时父亲在家都是独自一人喝酒,除夕吃团圆饭的时候也不例外。这一状况直到我上大学,才有了第一次的转变。 当时,与我同寝室的老大,烟、酒、茶面面俱到,被我们尊为三

请分出一节指骨给父辈抚摸

对父母和长辈生命的疏忽,如同我们常年在暗暗吮吸着父母和长辈的血液而当作可有可无的水。当他们年迈,一日日走向衰老,迎面走来的日子里,是疾病和死亡,我们应该该明白我们的角色不光是自己儿女的父亲或母亲,不光是妻子或丈夫,我们应把我们十

父亲的最后一课

梅格,我们需要谈一谈。 好的,爸爸。 一天,我和爸爸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当他把电视音量调低时,我知道他是要和我认真地谈一次。 就像你看到的,梅格,在过去几天我看了好几次医生,我得了脑瘤。爸爸说。 是的。这是我所能说的。 只是是的吗? 对

哑父背着一座山

与哑父有个约定 我的家在一个偏僻的小镇,父亲就在小镇的一个拐角处卖烧饼养活全家。听人家说,我家原本不在这儿,是后来搬来的,每到逢年过节,父亲总是一个人回去给爷爷奶奶送纸钱,下午再回来陪我们吃年夜饭。有时我闹着要去,他不让。加上与别

该我疼你了

父亲是小城的邮递员,在家的时间少,家里大部分农活,都是母亲一个人做。 父亲退休后,母亲悄悄地告诉我,说父亲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他会早起给母亲煮面,把院子打扫干净,然后找米喂鸡,喂鸭,去水塘挑水。他会在大冷天为母亲洗衣服。母亲生病,

共3页/28条
  • 首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下一页
  • 末页
  • 关注有礼:
    打开微信,扫一扫,关注我,即可订阅。或搜索微信号:tbgz99

    明仕亚洲娱乐官网

    成功    赚钱    父爱            朋友    出轨    活在当下    养生    励志    名人故事    喝酒    老板    悬疑    人品    夫妻    爱情    营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