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事

《白鹿原》鹿家后人为何比白家优秀


  电视剧二十三、二十四集,黑娃和田小娥偷情败露,白鹿仓小学开学,西安城被刘瞎子围困……

  话说鹿子霖正为儿子新婚后即离家不归的事而抓耳挠腮的时候,一个天大的喜讯猛然间砸到了他的头上。

  青裸和大麦黄熟时节,全部校舍(白鹿镇头一所新制学校)完全竣工,一个校长领着三四个先生迫不及待地住进潮湿的房子,开始着手招收学生和开学的准备工作。

  而这所新式学校的校长,不是别人,正是鹿子霖的大儿子鹿兆鹏!

  校长是鹿子霖的儿子鹿兆鹏。一切有脸面的头面人物和普普通通的百姓都向鹿子霖表示最虔诚的祝贺和恭维。“鹿家出下一位校长了!”

  这下可把鹿子霖给乐坏了——他终于实现了要到老太爷坟上放铳子的梦想了!

  而这个梦想还得从白鹿两姓原是一家讲起。

  白鹿两姓原是一家

  无论是小说原著还是电视剧,初看时总觉得白鹿两家是死对头,一家总想把另一家给压下去。然而,若从白鹿两姓共祭一座祠堂来看的话,则说明他们两家应该是有着渊源的。

  小说原著中说,传说某年二伏天降大如铜盆小如豆粒的火球,房屋、人畜皆无一幸免,村中活至今日的老者都说,这个村子住户永远超不过两百,人口也冒不过一千,若是超出了可就要大祸临头了。

  这个村庄后来出了一位很有思想的族长,他提议把原来的侯家村(有胡家村一说)改为白鹿村,同时决定换姓。侯家(或胡家)老兄弟两个要占尽白鹿的全部吉祥,商定族长老大那一条蔓的人统归白姓。老二这一系列的子子孙孙统归鹿姓;白鹿两姓合祭一个祠堂的规矩,一直把同根同种的血缘维系到现在。据说白鹿原当时掀起了一个改换村庄名称的风潮,鹿前村、鹿后村、鹿回头村、鹿呜村、鹿卦村、鹿噙草村、鹿角村、鹿蹄村,不一而足。一位继任的县官初来乍到,被这些以鹿命名的村庄搞得脑袋发胀,命令一律恢复原来的村名,只允许保留白鹿村和白鹿镇两个与鹿有关的名字,白鹿村的村民感到风光,更加珍惜自己的村名。

  改为白姓的老大和改为鹿姓的老二在修建祠堂的当初就立下规矩,族长由长门白性的子孙承袭下传。原是仿效宫廷里皇帝传位的铁的法则,属天经地义不容置疑。老族长白秉德死后,白嘉轩顺理成章继任族长是法定的事。

  苦命的马勺娃

  小说原著中在后来讲到,鹿子霖的祖上上推五代的时候,其实日子已经恓惶地不能再恓惶了。

  兄弟三个有两个都出门给财东熬长工去了,刚刚十五六岁的老三是靠讨吃要喝长大起来的,原上远近的大村小庄的男人女人几乎没有不认识这个孩子的。他没学会走路是由母亲抱着讨饭的,学会了走路就自己去讨饭了。他裤带上系着一只铁马勺用来接受施舍,吃完了在水渠涮一涮又系到裤带上,人们不记得他的名字,就叫他马勺娃或勺儿娃。

  眼见着儿子一天天长大,常年瘫在炕上的父亲对马勺娃说:

  你现在不能要饭吃了。你小着要饭人家可怜你给你吃,你而今长大了再要饭人家就骂你哩!去——自己挣饭吃去!

  第二天天还没亮,马勺娃就离开了村子。

  充满屈辱的的发家史

  那天离开村子的马勺娃到底去了哪里呢?

  原来,马勺娃避开了以往熟悉的村庄,下了原,沿着滋水河川一直往下走。随后进到一家餐馆烧火拉风箱刷盘子。人说命苦人到哪都是命苦的,可怜的马勺娃也不例外。

  坐在灶锅下拉风箱时,炉头却一边炒菜一边又用蘸着汕花调料的小铁勺子敲他刚刚扬起的脑袋;开头用勺背敲,后来就用沿子敲,有两次就敲出了血来。他咋也不明白烧人拉风箱为哈不准抬人扬脸?还以为是炊饮熟食行道的规矩,于是终于记住了就只顾闷住头烧火,在炉头减了“熄火’的间隙里仍然低垂着脑袋。

  就这样过了好一阵子,马勺娃终于悟出了原因,原来是炉头怕自己偷学厨艺。以前没想到就罢了,可如今知道了这道道,小小年纪的他的野心便开始疯长起来,还想方设法地讨好炉头,期望人家哪天真能把绝活手艺传授给他。然而,炉头对此很是不屑。但当看到马勺娃的真诚与绝望时,炉头有些同情了。

  炉头换一种同情的口吻:“看你这娃娃是个灵醒娃,也是个好娃。我不要你钱,你答应我三件事,我就教你手艺。”勺娃忙说:“甭说三件,三十件我都答应,只要你肯教我学手艺。”炉头压低声音说……

  小说原著中炉头和马勺娃接下来的对话就不说了,每次看到这里的时候,总是让人心里很是不舒服,直觉得这个炉头真是心理极度压抑扭曲的个家伙,否则怎么会提出那么三件事来,有兴趣的可以直接读原著。然而,我又在想这马勺娃为了学得手艺,竟然也真能忍气吞声,如此看来这两个人虽然一东一西,其实可都是站在同一条直线上的。

  五年后,马勺娃成了一个真正的鹿马勺,厨艺超群,早已赛过了师傅。后来,他还得了“天下第一勺”的美誉,很自然他还将自己当初遭受的不齿之辱,一件一件地奉送了回去……最后,他回到了原上,“报答了所有有恩于自己的人,也报复了伤害过自己的人”。

  鹿家的家训门风

  回到原上后,鹿马勺随后广置田产,修建房屋,很快就成了白鹿村的首富。

  两个哥哥不再出门去熬长工,反而雇用起长工来了。马勺仍然到城里去继续耍勺子,然后把银元不断送回原上,交给两个哥哥扩大耕地、增添牲畜、建筑房舍……那时候,白嘉轩的祖先还在往那只有进口而无出口的木匣里塞着一枚铜元或两只麻钱。马勺发财的事强烈刺激着原上人,随之出现了一个进城学炊的热潮。穷汉家娃子长到十四五,不再像以往那样会都出门去给人家熬长工打短工,而是背上薄薄的被卷进城学烹调手艺去了。鹿马勺获得的成功成为他们忍受艰辛和凌辱以图出出人头地的强大动力。人门尊称开创这条生活新路的鹿马勺为勺勺爷,而后来不断加入到这个行业里的人被称为勺勺客。从此升端一直延续到百余年后的今天,烹调手艺仍然在六十四行谋生手艺占有主体位置,白鹿原以出勺勺客闻名省内外。

  作为一个影响如此巨大的人物,鹿家的家训门风自然打上了马勺的印迹。然而,他再怎么说也算是见过大世面的,丰富的人生经验让他对世道人事有着一套不同于白家的见解和理论。

  一是他更为关心子弟的读书求功名。为此——

  要供孩子念书,通过科举考试进入上流社会坐一把椅子占一个席位,那才是家族真正的荣耀。

  他在孩子启蒙的头一天,就对孩子说:“好好念书。中秀才爸给你放草炮,中举人就放铳子演大戏。”

  马勺死时就把遗愿留给后代:“记住,孙子曾孙子谁中秀才中举人或者进士,就到我坟上放炮响铳子,我就知道鹿家出了人了。”这个奋斗目标一代一代传下来……

  二是,他一再教导孩子——

  无论你将来成龙或是成虫,无论是居宫还是为民,无论你是做庄稼还是经商以至学艺,只要居于人下就不可避免要受制于人,就要受欺,你必须忍受,哪怕是辱践也要忍受;但是,你如果只是忍受而不思报复永远忍受下去,那你注定是个没出息的软蛋狗熊窝囊废;你在心里忍着,又必须在心里记者,有朝一日一定要跷到他头上,让他也尝尝辱践的味道……越王勾践就是这样子。“娃子哇,你大我就是原上的勾践!”鹿马勺一句话概括了自己,把一个千古传育的卧薪尝胆以图复国的越王勾践个性化具体化了。

  而经过自己改编的“一个人的奋斗史”,则成了鹿家撑立门户的精神财富。

  鹿老太爷的梦想终于实现了

  鹿家等到鹿兆鹏这一代,终于有个人做了官了——

  鹿子霖起初听到这个确凿消息时兴奋难抑,痛痛快快和亲家冷先生喝了一顿。除了可以预料的令人瞩目的新学校校长的巨大荣耀之外,他的心病也终于到了解除的时候了,兆鹏既然愿意回到白鹿原上来当校长,那就再无任何借口不回家了,学校离家最远也不过三里路嘛!

  鹿子霖终于可以理直气壮地到老太爷的坟上去放铳子了!然而,这时的他肯定是万万也想不到他们鹿家最终竟然又落得了那样一个无比凄凉的结局。

  这真是命运无常,造化弄人。

(觉得不错,请分享✔)
(加v信,免费订阅!v信号:tbgz99 )

免费订阅《明仕亚洲娱乐》
热门排行
  • 一周
  • 一月
关注有礼:
打开微信,扫一扫,关注我,即可订阅。或搜索微信号:tbgz99

明仕亚洲娱乐官网

炒股    朋友    创业    成功    爱情故事    养生    名人故事    人品    营销    幸福    股票    喝酒    老板    考试    赚钱    夫妻    真诚    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