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事

别一受挫就绝望


1

我曾做过一段时间的人力资源工作,主要负责针对应届毕业生的招聘。换言之,我就是许多人口中又爱又惧的“面试官”。

毕业生求职很辛苦,这我十分清楚,所以我从不板着脸,有时还会和对方说几句掏心窝的话,更没想过故意刁难。在许多同学眼里,我大概是一位架着黑框眼镜、顶了几根白头发、蛮和蔼的大叔吧。

然而,即便我再温和,每轮面试过后,公司还是会收到两三个电话、四五封言辞激烈的邮件,厉声质问为什么录用名单上没有他。

有时接起电话,听筒那边的人没说几句就抽泣起来,进而号啕大哭,最后天崩地裂。我只好劝她:“姑娘,你先